5000万工程款拖欠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5年3月份某置业公司与某建设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某置业公司开发的某小区土建、安装工程发包给某建设公司施工建设,合同签订后某建设公司将承包的工程,分了三部分转包给他人,其中的一部分包给李某(原告),并与原告签订了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由原告具体施工,并垫付工程款,某建设公司从结算的工程款中按照比例抽取管理费、扣除税金、水电等费用后,再支付给原告。工程全部由原告垫资施工,2016年7月份工程竣工,并验收合格,获得市优质工程施工奖。

 

  原告施工的工程总造价9219万元,从某建设公司处仅结算4100万元,尚欠5119万元,原告依法将结算报告特快专递邮寄给两被告,可被告迟迟没有答复,在无奈情况下,原告于2016年9月份以发包人和转包人为被告起诉至法院。

 

【审判经过】

 

  第一次开庭时,某建设公司提出反诉,认为工程总价款为6027万元,扣除掉已付的工程款4100万元、质保金300万元,再扣除掉管理费、税金、水电费等1097万元,再扣除原告再施工过程中向某建设公司的借款及利息640万元后,某建设公司多付给原告110万元,反请求原告支付110万元。被告某置业公司答辩,与原告不存在合同关系,所有工程款已经全部支付给了某建设公司,要求驳回对其起诉。

 

  法院根据原、被告的答辩及反诉,总结焦点为:工程价款数额、原告与某建设公司的合同效力、给付工程款的义务。经过多次的开庭审理,多次的证据交换、质证,并对工程价款进行司法鉴定,最后法院判决某建设公司向原告支付工程款3280.6万元,某置业公司在未支付工程价款2017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支付责任。驳回某建设公司的反诉。一审判决后,二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上级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本案涉及实际施工人、转包合同的效力等法律问题。

 

  某建设公司作为特级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与某置业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没有经过施工就将工程分为三个部份分别转包给三个施工人,由三个施工人垫资施工,在具体施工和项目的承建中,某建设公司只是负责结算工程款,传递发包人的文件等,某建设公司的行为就是转包,这种转包是《建筑法》和《合同法》等法律严格禁止的行为,是无效的法律行为。违法转包人某建设公司不能提取管理费,如果因为转包收取的管理费,司法机关也应当予以收缴。合同无效,那么某建设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合同就失去了法律约束力,原告可以依据某建设公司与某置业公司的合同结算,但是由于原告是实际施工人,没有建筑等级,在工程款的计价时,关于资质方面的工程款取费,不能够得到。因此法院认定的合同效力符合合同法和建筑法的规定。

 

  关于承担责任的主体,为了保护实际施工人的合法权益,保护农民工的利益,最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司法解释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赋予实际施工人直接起诉发包方的权利,有力的保护了实际施工人的利益,保护了农民工的权益,维护了社会稳定。


15901856796
叶律师在线咨询
电话
咨询
微信
咨询